欢迎来到龙图阁文学网
家居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家居资讯

限定最高工资不是限制暴利的关键

发布时间:2018-07-27 11:57:45 编辑:笔名

“限定最高工资”不是限制暴利的关键

国家发改委日前同时发布了两个定价成本监审办法的征求意见稿,一个是《物业服务定价成本监审办法(试行)》,另一个是《客运出租汽车运营定价成本监审办法》。其中都有一条规定限定员工工资:小区物业人员人均工资最高不得超过当地社会职工平均工资的1.2倍;出租汽车企业员工工资最高不得超过当地社会平均职工工资的1

.2倍。

限定工资作为定价成本监审办法的一部分,政策的初衷显然是善意的,目的在于压制物业公司和出租车公司的不合理暴利,从而使其向业主和出租车司机的收费趋于公平合理。但这并不意味着,限定工资对于降低收费就是行之有效的。

最低工资标准是个人维持起码生活的最低要求,因为政府有确保每个靠自己劳动吃饭的人都能生活下去,因而政府有权要求企业至少必须付给员工最低工资。但最高工资却不同,只要承认对方是一个独立的、合法的企业,那么在最低工资标准以上,企业付给自己员工多少工资都是自由的,不应受到约束。物业公司与出租车公司都是自负盈亏的企业,他们有权决定向员工发放多少工资。

在我看来,只有两种情况下,政府有权限定工资:

一些提供公共产品的垄断企业由于属于国有,因而过高的员工工资就涉嫌对国有资产的私分;同理,政府雇员的工资来自纳税人的集体纳税,工资过高就涉嫌对公共财政的私分。

其实,就算对物业公司和出租车公司限定工资,也很难真正起到效果。因为工资高只是结果,利润高才是原因,而导致利润高的又是其在经济博弈中的地位不平等。单纯限定工资显然无法触及这些。内核的东西不改变,定价成本如何限定得了,收费标准又如何能降低呢?

我们知道,员工高工资建立在企业高利润基础上,而企业高利润又是基于博弈地位的强势。物业公司的暴利来自其服务资格由开发商钦定的不合理规则,业主自治权利的式微促成了物业公司的强势;出租车公司的暴利来自它的特许经营资格,大部分出租车司机个人无法获得经营资格,只能委身于出租车公司,进而促成了后者的强势

限定最高工资不是限制暴利的关键

政府虽有维护交易的公平,但不宜采取限定工资等手段,而是要采取适当的措施,让博弈主体恢复平等,在平等条件下自由竞争,这才是解决问题的关键。

(毛文月)